网站地图 股票查询网,股票网,好股票网,股票网在线,股票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股票行情 > 新股申购 > 正文

新股科兴制药、悦康药业上市分析

时间:2020-12-14 11: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科兴制药今日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交易
  科兴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88136,股票简称:科兴制药)今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挂牌。公司本次发行4967.53万股A股股票,发行价格为22.33元/股,募集资金将投资于药物生产基地改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信息管理系统升级建设项目等。
  公开信息显示,科兴制药是一家主要从事重组蛋白药物和微生态制剂的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专注于抗病毒、血液、肿瘤与免疫、退行性疾病等治疗领域的药物研发,并围绕上述治疗领域拥有一定中药及化学药技术沉淀。目前,公司主要产品包括重组蛋白药物“重组人促红素”、“重组人干扰素α1b”、“重1-1-21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微生态制剂药物“酪酸梭菌二联活菌”。
  公司表示,未来将秉承“精益制药、精益用药、守护健康”的发展使命,聚焦生物药发展战略,并在研发、产业化、市场营销、人才及组织等方面持续推进,保障生物药发展战略落地。公司将基于目前具有优势地位的产品,持续深耕重组蛋白药物和微生态制剂,加快推进现有研发项目进程,并在抗病毒、血液、肿瘤与免疫、退行性疾病等治疗领域布局包括抗体药物在内的生物创新药立项研发,按“近期—中期—远期”计划开发出多个新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
  截至发稿,公司股价报38.80元/股,涨73.76%。
 
  悦康药业IPO:科创属性不足还涉嫌同门行贿 研发费用率偏低
  11月24日,证监会同意悦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康药业”)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该公司将于12月14日进行网上申购。中信证券为其保荐机构,拟募资15.05亿元。
  研发费用率偏低
  据《电鳗快报》观察,研发方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悦康药业拥有研发人员368名,占员工总数的12.68%;截至报告期末,悦康药业通过技术创新已获得授权专利121项,其中发明专利78项,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相关发明专利54项。悦康药业2017年至2019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167.52万元、9810.13万元、1.26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02%、2.46%、2.94%。悦康药业在上会稿中列举了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它们分别是丽珠集团、奥赛康、润都股份、昂利康、海辰药业。这五家公司同期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8%、5.77%、5.93%,每年均比悦康药业高不少。
  研发费用率较可比上市公司偏低,力度不及同行,且代理药品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研发费用率。
  值得注意的是,悦康药业主要产品均为仿制药,在国内已上市时间较长,竞品数量较多,面临的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报告期内,悦康药业暂无新产品上市销售,在研项目均处于临床试验或药学研究阶段,再加上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等政策影响,如果未来无法在研发、生产和销售方面保持一定的优势,将面临整体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
  兄弟公司亏损或转移成本
  从股权结构来看,悦康药业的实控人为于伟仕、马桂英、于飞及于鹏飞,其中于伟仕和马桂英为夫妻,于飞和于鹏飞为两人的孙子。这四人合计控制悦康药业54.87%的股份。
  且不说家族控股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侵占问题,单就兄弟公司之间的兜兜转转,总让人觉得不安。
  实控人之一的于伟仕旗下不只悦康药业一家公司,不过,于伟仕旗下的其他企业亏损较多。比如,安徽恒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恒顺”)2019年亏损了1.22亿元,净资产只剩7755.12万元,负债率高达93.72%。从安徽恒顺的股权结构来看,于伟仕持股80%,于伟仕第三个儿子于峰持股10%,剩余10%的股份在于伟仕的女儿于素芹手中。
  上会稿显示,安徽恒顺2017年至2019年大部分的产品销售给了悦康药业,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100%、100%及50.78%。
  根据悦康药业2019年向安徽恒顺采购金额为1307.04万元粗略估算,则安徽恒顺2019年营业收入约为2573.93万元,在此情况下,安徽恒顺亏损了1.22亿元。
  关于兄弟公司亏损较多,是否为转移成本?
  同门公司行贿疑云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安徽恒顺在2017年12月改过一次名,此前名为悦康药业集团安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悦康安徽”)。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3月判决的文书显示,2011年至2015年,被告人桑某利用担任太和县发改委主任的职务之便,多次收受悦康安徽总经理于某现金合计24.5万元,为该公司在申报国家节水改造项目资金、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扶持资金等方面谋取利益。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曾任太和县环保局主任科员安林因受贿罪在2019年12月被判刑。安林的罪行包括2012年春节至2018年10月期间,其利用职务的便利,为悦康药业安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在环评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收受、索取该公司负责人于某财物共计35.69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该文书中的“悦康药业安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与悦康安徽全称“悦康药业集团安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有所偏差,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并没有“悦康药业安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与这名称最接近的即是悦康安徽。有意思的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也没有“北京悦康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名字。
  但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4月判决的文书显示,郑州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支队长李某某于2014年下半年利用其职务便利,在北京悦康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劣药案件处罚方面给予照顾,收取该公司区域经理李洋现金1万元。
  天眼查显示,与这名称最接近的是悦康药业股改前的全称“悦康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悦康药业2017年4月注销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悦康药业集团半汤有限公司。
(TAG标签: 新股 科兴制药 悦康药业)